旧人辞故.

积极废人一个xd

咕咕咕.

23333我觉得不大妥
清纯做作弹簧手:-D

【双佣】嫉妒㈠

# 弹簧手x刺客
# 双向暗恋
# ooc 私设如山

—— —— —— —— —— ——

【名为嫉妒,至死不休】

  那时,我从未有想过我所做的事情会导致什么。在现在看了,那真的是是太疯狂了。

  相貌近几乎一致的两个少年共处一室,其中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年毫无防备的枕着另一贵气的少年膝上。红衣少年敛眸遮掩住眸中的情绪,单只手放在额上遮住光线,轻声的说着。

  “曾经的我有很多时间都在想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的。”
  “但是现在的这种结果,我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只见到贵气的少年弯弯眉眼,似乎是安抚一般,用手覆盖到对方的眼上,才轻轻的应答红衣少年。

  “嗯。其实我也不曾想到过,”会这么顺利。

  “但这样的结果挺好的,不是吗。”

  我从未看透过你,似乎从一开始你就游刃有余的掌控着全局。这样的未知实在令人恐惧,就从最开始,这似乎是冥冥中自有注定一般,我因为那一份微弱的妒忌心开始关注你,直至现在——彻底沦陷,无法脱身。

  也许我应该去信任你,但我已无法接受失去你。

  思绪杂乱,万言难尽,被这般情绪啃噬心脏,着实令人难以忍受。握住盖在自己眼上的手的手腕。
“是啊…”

—— —— —— —— —— —— ——

  过去,我从未见过这样一个相貌与我相差无几的人。

  暖黄色的灯光撒满不算太大的店里,刺客把玩着手中盛满着麦酒的玻璃杯,安静坐在昏暗的角落之中,微微偏着头关注着在坐在吧台前灯光最亮地方的一个男孩,连衣帽遮挡住蔚蓝色的漂亮眼睛,让人看不清眼中神色。唯一露出的嘴角微下垂,似乎在表达主人不耐的心情,刺客自如将上前来搭讪的人拒绝,握着麦酒的杯柄微微收紧,轻叹声,将麦酒的钱留在桌面上,不在关注那个男孩便转身离开。

  真的很难想象自己已经跟了他这么多天。

  离开酒馆再次踏入一旁的小巷之中,刺客身体靠着墙壁望着外边街道阳光下的景色,回想起刚才在酒馆内看到的男孩在众人的热情之下露出的笑容,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疯狂生长,正一点点侵蚀着心脏。

  世间为何会有这般相像差别却如此大的两人呢?

  刺客早在几天前第一次见到弹簧手时就注意到了——这个与自己相貌几乎一致的男孩。随后刺客就利用自己的渠道去找了弹簧手的资料,在这期间刺客更是一直在暗中注意着弹簧手。直到今日早晨刺客才拿到弹簧手的一些相关资料,直到现在他仍不置信他自己与弹簧手在一段时期内近几乎完全一致的经历,他还是有些怀疑手上的这份资料。

  弹簧手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是他从幼时独自一人生活,经过无法再维持生活而无可奈何成为一名雇佣兵,直到现在在外游历,刺客见过的最美好的人了。幼时的经历让刺客总是下意识会去照顾一些人,希望他们不会与自己一样不得不去做一些事。

  那种印象是美好的。他看起来阳光又天真稚嫩,似乎对于很多事情了解的都还不多,但又乐于去了解去接受,让人没法去讨厌,并且根据刺客的了解弹簧手在早些时候还是一个备受宠爱的贵公子。这是他最没办法去伤害的一类人,刺客依然希望如果可以的话这样的一份单纯能在一个人的身上保留的久一些。

  然而就在刚才,刺客在酒吧内看到的情景,却让刺客的脑海中开始滋生了一些阴暗的想法。

  我真希望那些人能里他远点。

  「嫉妒是最恶劣、最堕落的感情,所以它是魔鬼固有的属性。」

  「嫉妒总是手段狡猾,暗中行事,损害美好事物。」

  「嫉妒缠绵不绝,耗人且狡猾。」

  刺客仰头望着湛蓝的天幕,感受着透着轻薄的衣衫劣质的墙壁上传来的粗糙触觉,疲倦的阖上眼。慢慢的放松自己,靠着墙壁顺势滑下,感受着粗制墙壁上的颗粒划过皮肤的难过触觉,才感到一丝真实,最后靠着墙壁将头埋在双膝之间用手抱拢,才不再有什么想法,好好休息会。

  我又能怎么样呢。

  就想弹簧手意料之中的一样,刺客就在几天前注意到了他。

  弹簧手就看着刺客从酒馆离开时,在他人看不见的角度弯了弯嘴角。随后继续与周围的众人互动了会,便很快离开了酒馆。在踏出酒馆的时候,弹簧手微微偏头看着就在酒馆旁箱子中仰头靠着墙壁的刺客,笑了笑,无声的喊了一句。

  “哥哥,你这些年来过得还好吗。”

  这并不是弹簧手与刺客的第一次相识。

  早在刺客刚刚成为一名雇佣兵时,弹簧手就已经注意到了刺客。

  『在一个简陋的屋舍中一群灰容土貌斑驳褴褛的少年们之中,仅仅只是白白净净的一个少年就灰明显的被分别了出来,而且就因如此,会被大部分的人所排斥。年幼的弹簧手有些无措的看着那些有意无意在疏远自己的人群,并不是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疏远自己。

  刺客用手捧住水胡乱在脸上抹一把,也算是洗了脸,将被灰尘遮住的容貌露出来。随意处理一下自己,就顺手帮旁边的少年们清理照顾一下,就这样照顾了会身边几个迟钝有些的少年,却才发现身边的这些少年已经明显分化了另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在向自己这边靠拢,摸了摸身边的一个望着自己的小姑娘的头,顺势向那边那个男孩的那边走去。

  “你也过来啊。”

  弹簧手有些茫然,并不知道这个被那些疏远自己的少年围着的人是什么意思。也就只是仰头看着,那个只是稍微比自己高一些却似乎已经很沉稳的人。

  “怎么不说话?是不敢说话吗,叫哥哥就行了。”

  看着刺客笑着说出这番话,弹簧手感觉从他的身上有一种自己从未感受到过得感觉,弹簧手犹豫了会抿了抿嘴,才轻轻的叫了一声。

  “…哥哥,”

  私心使弹簧手伸手握住刺客的手腕,感受着从手心传来的冰凉触觉,但却让弹簧手感到了一股温暖。并不愿意松开,但却有些害羞于一直抓着刺客的手,弹簧手垂眸看着地地面,逐渐握紧了有些刺客的手腕,又慢慢放松开来。声音稍微大了些,有了些底气。

  “哥哥。”

  刺客弯眸看着面前这个害羞的男孩,任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放在弹簧手的头上揉了揉。

  “嗯。”』

  存在记忆中给自己带来温暖的人,终于再一次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这次哥哥可就再没有可以随意离开的能力了。

  弹簧手压低帽檐,让阴影遮住自己的表情,嘴角慢慢划开笑容,斜眼看着在小巷内小憩的人,快步离开。

  哥哥,你准备好了吗?

——Nobody answers the question.



  〔CAUSE NOW YOU ARE MY REMEDY〕

  —TBC—

存个进度)今天晚上应该能发出来吧.xd

【幸佣】无人生还

#ooc
#小刀片吧…感觉没什么cp感)
#幸运儿视角

心随着一阵脚步声逼近,玫瑰馥郁的香气弥漫在身边,心脏的跳动越发明显。
往后退了两步,单手触碰到身后的矮墙,见那人的身影已经来到了这片废墟之中,转身翻过矮墙跑过一大段,来到另一处废墟之中。
看着正在逼近的瘦长身影,躲在木板之后,只等着待会能顺利砸到,以便于自己脱身。
喔。 三,二…一。
心中默数三秒,看着透过仅有的月光看着映在地面上不断晃动的影子逐渐逼近,稍微挪动身形猛然将木板砸下。
看着对方举起的手刀打在自己身上,传来一阵痛楚,也来不及注意是否砸晕了杰克,直向另一处废墟跑去,借着勉强遮蔽身形的遮挡物换了方向。
心跳渐弱,靠在一处墙壁上,借余光观察身后。
呼,没追上来。
稍微放松了些,将身体靠到墙壁上,缓缓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汗水润湿了发丝贴着额前滑落,微眯了眯眼将汗水擦掉,才感到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痛楚从身上传来。
先找找看有没有镇定剂好了。
看了眼身旁的箱子,也来不及再多休息,站起身来去翻找箱子里的物品。
嗯…那是什么?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正准备将其拿出来,却被身后的声音惊到了。
“我帮你治疗吧。”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头往后一看才发现奈布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前辈?好…谢谢。”
不再翻找箱子,再靠近奈布一些,方便人帮自己包扎一下。
看着对方专心处理伤口的样子怔怔出神,并不了解奈布曾经的经历,一时间看着对方熟练的手法很是感到疑惑,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或者说做过多少次这些动作才会这般熟练。
看人动作也没多久,很快包扎完毕,看了眼旁边的奈布,思忖片刻问了句,“前辈要和我一起行动吗?”
“好。”
看着对方看了自己一眼,敛下眸似乎是思考了下,答应了下来,松了口气,有个人一起行动总是比一个人安心的多。
得到肯定的回复,于是继续去翻找刚才未翻完的箱子,从箱子里翻出的是一把信号枪。
握着枪把稍微安心了一些,就听到还站在一旁的奈布提议道,
“走吧,一直站在一个地方很不安全。”
“哦 好,前辈。”
看对方听到自己回应后便转身向后离开,拿着信号枪就跟上了人。

来到一处电机附近,两人开始破译。虽然注意到对方有些发白的脸色有些担心,但也不好说什么。
不久电机即将破译完毕,却忽然感受到猛烈的心跳,有些心慌想要加速,却差点校准失败。
看了眼没有再破译的奈布,就明白了对方是想一个人去引开监管者,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也知道这是较好的方法了。
“前辈,把信号枪也带上吧。”
把信号枪递给对方,见对方沉默片刻接下了,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奈布伸手接下后,便转身离去了。心里为他祈祷会,就继续破译密码,不过就一会不到,随着显示破译完成的亮光亮起,逃生门也可以开启了。
朝大门的位置跑去,迅速输入密码开启大门,却发现奈布已经倒地。忽然想到在刚才奈布给自己包扎时与一起破译时那张略显稚嫩的面孔,不由得犹豫了片刻要不要直接跑走。
最近还是没有下定心思,但也没有再多想,就准备去救人,看着一旁的箱子,犹豫片刻就翻找起来,期望能在找到一个有用的道具。
片刻后,看着从箱子中翻出的又一把信号枪,也来不及再感叹自己的幸运,朝着奈布被帮上椅子的位置跑了过去。

到了奈布附近,看着杰克并不在附近,而另外两位却陆续倒地,迅速将奈布从椅子上救下,和人一起想已经开启的大门跑去。

穿梭在废墟之间,希望能不被发现,中途却还是遭遇了意外。
红光正想着自己这边靠近,握了握手中的信号枪,最终也只能看着距离越来越近,不得瞄准就打出一枪。
看着杰克的飘着红光的眼睛也只能为自己叹息一声,看着在前方不远处的奈布只是说了句。
“前辈,快走…门已经开了。”
已经倒地,跑出去的希望变得渺茫,看着杰克从身边略过,直追奈布。
血液渐渐从身体中抽离,意识已缓慢的速度抽离身体。隐约之间,看着不远处的奈布也已经倒地不起。
真是可惜啊,已经跑不掉了吗…。

无人生还。

—— —— —— ——

一刀斩屠夫真可怕哦)

【幸佣】“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

#现代pore
#ooc
#是幸佣的小甜饼

  最近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和奈布确认情侣关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但这应该不是这些时候关系有些冷却的根源,毕竟情侣之间的冷却期,哪里会是这样。
  是我太过敏感了吧,但愿如此。

  破晓之时,幸运儿已经醒来,手攥着被单感受着中还残留的热量只是暗自想着这是第几次早晨没有见着奈布了。
胡乱将被单裹在身上,再躺了会就随手将凌乱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拨开,从床上起了身。
  起身后幸运儿套上衬衫洗漱完毕后,盘腿坐在床边思索着最近前辈回家这么晚的原因。
  思索片刻后仍然没有什么思绪,也就暂且不在想这些准备出门先做些其他的事情。
  一会便从床上坐着到站到门前,准备出门,幸运儿却总有些不太安宁的感觉,犹豫片刻后还是准备出门。
  去外面做些事情,总是比到在家里好。

  推开门,幸运儿身体微微向外前倾,却忽然被门旁的人影拽去,太过忽然以至于一下没反应过来。
  手在空中挥舞下,却感到一股冰凉却有力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下意识抓住那只手,站稳身体的同时看着人影向后退了几步,才发现那是奈布。
  虽然有些不赞同对方在自己刚出门的时候,做这些很突兀的事情,却有些好奇现在前辈做这些是为什么。
  “嗯…前辈?”你这是要做什么?
  松开对方的手腕后,却迟迟不见奈布松手,迟疑后才开口问了问。
  “今天,要一起去玩吗?”

  倒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看着对方掩藏在兜帽之下与年龄相比略显稚嫩的面庞,带着些紧张的神色,才明白了什么,不禁弯了弯嘴角。
  “好啊,去哪?”
  答应下来后,幸运儿感到握着的手腕又带着些湿热的温度放松了一些,随后完全松开了自己的手腕。
  在奈布的手完全放开后,幸运儿就顺势握住了对方的手腕,用了些力将人拉近些,微眯了眯眼,注视面前的人着人,等待对方的回答。

  “唔…游乐场怎么样。”
  幸运儿看着奈布似乎是对说出这样一个处所有些不好意思,走到自己前边向外边扯着自己的手走着。
  游乐场么,这应该是早有预谋的吧,想了想这些天归家的时间愈来愈晚的表现,倒是很容易推测出这些。
  我很期待,前辈你将给我的惊喜。

  被奈布牵引着来到一处游乐场之中,幸运儿本来是认为他会和自己商量一下先去哪儿,却不料对方先带自己来到了一处餐厅之中。
  看奈布随意点了些东西后,没多久小蛋糕便上来了。随意尝了口,感到奶油在口中化开,只尝到一股甜腻的味道。
  看了眼面前的奈布还在吃着小蛋糕,却能从动作中感受到的出神,弯了弯眉眼。
  将面前的蛋糕迅速解决完,看着对方也已经吃完了蛋糕,也在看着自己的样子笑了笑,站起身子来,俯身伸出手,将站在对方嘴角上的奶油渍抹掉。
  “前辈,现在我们干什么呢?”
  看着对方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表情,走出位置看着奈布问了句。
  “去坐摩天轮…。”
  见奈布微微低了下头,沉吟片刻后才慢慢回应了句,随后奈布站起身来,就握住幸运儿的手走向摩天轮。
  顺从的让人握住手,两只手相握时感受到对方微凉的体温,又紧握了点,想要温暖下对方。
  “好。”

  到了摩天轮后,幸运儿站在原地等了等走到一旁的奈布,看到对方再次走开始时手中握着的一大束玫瑰花,并没有问什么,与奈布一起走上了摩天轮。
  随着离地面越发远了起来,幸运儿看了眼坐在旁边,看起来稍有些局促不安的奈布,向奈布靠的更近了些。
  坐着已经临近了最顶端,奈布忽然站了起来,捧着那一大束玫瑰花站在自己的身前,又听到窗外的声音,用余光看着那边的情况。
  那绚烂无比的烟火在空中展开,形成一个心的形状。
  幸运儿伸手接过那一束玫瑰,将其放在一旁的座椅上。站起身来用手环住面前的奈布,轻声在人的耳边说着,
  “下次在晚上放烟花,效果会更好一些。”
  感受着怀中有些僵硬的身躯坏心思的用手按了按人的头让其靠在自己肩上,在人耳后吹了口热气。
  幸运儿感受着对方逐渐环上自己腰上的手臂,见两人所在的已经到达了最顶峰,听到奈布的声音轻轻在耳边想起。
  “那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嗯。”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

—— —— —— ——

其实我觉得,大中午放烟花有什么好看的)

【云华】北岭千秋雪

#人物设定很迷,ooc大写标识,gl预警

#云梦攻 云梦攻 云梦攻

#温柔攻(云梦 温苻生)x伪攻(华山 程晓渊)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名字为什么很像蓝孩纸

#记得避雷

#所以,无碍继续?

江南暖春时节。

徐徐清风略过水面,只在微漾的湖面上留下些波澜,很快湖面也就恢复平静。

带着暖意的风拂过人的面颊,仿佛带着安抚人们躁动不已情绪的能力。
严州城内的一处酒馆,角落里一身着华山派装束的英气女子,不断从酒坛中倒出倒出酒水于手中的酒杯,一杯杯酒水下肚,似乎也有些醉了。那薄唇微张,低喃着,
“你怎么,不来赴约呢…”
——————————————

—序
想那初入江湖时,便正好遭遇了一场变故,但事后幸有香帅相助,来到这隐世已有五百多年的云梦乡。
“小师妹睡醒了么?来做点有趣的事情吧。”
清早从自己的房间离开,来到微澜居便听到青萍师姐的话语,轻哼一声应下,接下了翠微居的课业。
在完成课业后收获颇多,同时也清醒些了,在云梦乡也呆了些时日,想了想也准备去金陵主城一游。向师姐们寻来一些银两便从云梦乡中仅有的那些车夫那儿去了金陵。
时间飞快流逝,已到了金陵,车夫撩起车帘来招呼着,自己也就下了马车,将路费交给车夫后顺便问了问这附近的那些有客栈。
来到雁来客栈内与掌柜的交谈一番,结下几日天字号客房的银两,在客房内整理一番,准备出去询问下路人金陵的情况,却听到客栈外街道上一阵短兵相接发出的声响,走出客房,用轻功飘去。
来到现场看到的便是一片混乱,也不多想,看准那些蒙面的劫匪逐个打击,过了会,将劫匪击退后才有了时间去询问,于镖头一番交流也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很快有官府的人马赶来朝不远处一树林赶去,本是准备就此离开回到客栈,却冥冥中觉得这次如果不去会错过什么,也就随着那群官府人马的道路运轻功飘去。
到了树林旁,跃上树岔在树叶间穿行。到了“劫匪”与官府人马对峙的地方,却是疑惑了,香帅?香帅怎么在这,劫匪不会是香帅的。
抱着自己笃定的想法从树上跃下插在官府人马与香帅之间,出声为香帅辩解。
交谈片刻无果,香帅也就运起轻功离去。
随后与香帅交谈一番,准备以计谋引出劫匪好解决此事,知道该如何做后,与各个商铺掌柜交谈着,将几日后香帅赠玲珑坊花魁金家琅轩玉盆景的消息散播出去。
几日后,在客栈休整会,在等待中迎来了夜晚,也就与香帅一同前往玲珑坊。
第一次进入花楼这样风花雪月的场所难免有些忐忑,却带这些好奇。看着香帅与玲珑坊的花魁相熟,对着花楼似乎也很是熟悉,站在他们不远处跟着,余光也带着好奇向四周扫视。
那是个姑娘吗?
扫到一处身影时却不由得停下了,那是一个着蓝白色服饰的婀娜女子,眉宇间似乎透露着说不出的潇洒。令人羡艳。
一个女子怎么…怎么能来到这等风花雪月的场所,而且周身还围着些清倌与舞姬…
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目光太过露骨,对方也将视线投了过来,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好,有些为难,抿了抿唇也就移过视线也就迫使自己不再去关注着花楼中其他的事情。
我刚才,实在想什么呢。有些恼怒于自己刚才的想法,很不明白自己怎么一时被一女子吸引去了目光,思忖片刻仍是没有个所以然,也就暂且放在了一旁。
走到香帅边上入座,仍不住想起刚才那位女子,也就找香帅谈论接下来该如何,以转移注意。
少时,事情是解决了,却还是迷惑于那位女子。再想也无解,也只能抱着如此怅然的情绪回到客栈。

—壹
早已不再是初入江湖是的那个人,在这段时间里也经历了一些事情。
见着云从龙大哥与武维扬的情义与反目,看过金大小姐与胡大哥直接的一些事情,又结识了万圣阁的方思明,这么多事情过去了,难免在心里留下些痕迹。
在偶遇来去祖师的时候知道方思明曾经的过往,观梦时再有所想法也只能作为局外人看着每一件事情发生,心上泛起细细密密的疼痛,对方思明这位友人更是多了几分理解,同时却不愿再接触这些世事了。
不由得想起入门时所见百年前云梦因医闹闭谷之事,想着这样的决定或许才更有利于云梦的想法。
回神过来,不在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想要好好理一理情绪,单手撑着下颚歪着头,另一只手紧握放在面前的茶水。
已经坐了这么会,本还冒着热气的茶也早都凉了。没心思再坐下去,起身刚准备出茶馆,却听到茶馆外的一阵嘈杂声音传来。
——是有人人在打斗吗?
抱着无所谓的心态走出茶馆,却没有看到臆想之中的模样,倒是看了些让人很意外的场景。
映入眼帘的是一着华山服饰的女子,看起来状态已经很差而另一方,似乎是个盗墓贼。
思索着医训所言,便有了想法要救下这个华山的女子。决定后也没再多犹豫,运起轻功横插到对峙的两人之间,将华山的女子拉起,带向别处。
脚尖点地,站稳后,看着身形还不太稳的女子,蹙了蹙眉准备扶一下人时,却被身形不稳的人扑到,差点摔倒。
站于房顶之上,本就不太好,这下差点摔倒,更是弄出了些声响。也不知道这屋子里面现在有没有人家在,不过还是先下去吧。
看着面前还在茫然的人拉过来抱起便跳向地面。
人反应过来有意识推了推自己,也就顺势放开了抱着的人。
估摸着那个相貌穷凶极恶的盗墓贼并没有追过来,才仔细打量起了面前这个华山女子。
“谢过少侠出手相救喽。诶不对,你怎么有点眼熟?”
打量完人便听到人的答谢。本就觉得面前着女子有些眼熟却丝毫没有任何关于面前这人的相关记忆,却忽然听到人接下来的一句话。
“喔,我叫程晓渊。交个朋友吧,我还记得你的,之前有一次有幸在玲珑坊见过。”
面前的人眉眼弯弯,显然心情是极好,完全没有受到刚才那事的干扰。听着程晓渊的话也就想起来去玲珑坊的那次经历。感觉和记忆里的真的完全不符合啊。
“我叫温苻生,很高兴认识你。”
忍不住弯了弯眉眼,被人的情绪感染倒是轻快了些。语罢才反应过来程晓渊现在还处于重伤的状态,不免说了句。
“给,上药吧。”从包裹内拿出各类伤药,在手中端详会拿出其中几瓶递给了面前的人。每瓶都说了说是怎么个用的,嘱咐了句,“你要不先去上药,难道这些伤口都不疼吗,这样随随便便很容易感染的。”
“好好,知道了。”见人笑了笑接下了我递去的上药,也就放心了一些,将人手牵起准备在这城中找个客栈。
不料身后走着的人忽然凑上来,挨着近说了句,随着人轻声说着,轻轻话语从口中喷吐出的热气撒在耳廓上,忍不住红了耳朵。
下意识转过去面向着人,想向后退几步,手腕却被反手框住,完全挣不开。
“你这是做什么!”
不免的,语气尖锐了一些却难掩无措。程晓渊眸中更是泛起了深色,只看着面前的程晓渊眯了眯眼眸,带着些玩笑的语气又说着,
“怎么了吗,温温。我只是问问你,能不能帮我上药而已。”你这么地赤红耳面是为什么呢?
“哦哦,这样,好啊。”
听着人缱绻温柔万分的话语却感觉到非常不舒服,如鸦羽般的眼睫颤了颤,顺势接下了人的话。你这句温温,叫的可真是亲切。耳尖的红色缓退去,敛眸掩住眸中的莫名情绪,重新牵上人的手,温柔笑了笑,
“走吧,我们去客栈。”

不一会定下了一间房间,与程晓渊一同进入,让程晓渊坐在床边,自己也将门房带上。
“你先,准备一下?”
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好,为难的想了想也只得提了提这事,只等着面前人的反应。
也好在并没有闹什么幺蛾子,看着程晓渊将帘子拉上,屋内也就暗了几分。随着,程晓渊也不扭捏,将上衣脱下放在一旁,并将刚才那会我给的上药放在了床边的一木桌之上。
看程晓渊也不作什么多余的事情,深吸口气平复心态,平心静气,走过去让人趴在床铺之上,而自己也就将外伤的要给人抹上,并顺着静脉帮人疏导了一下。
完事后,也就让仍在床铺上趴着的人休息会,嘱咐了句不要乱动,也就小心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在药铺买到了所需要的药材,在城内一医师那儿借用了会药炉,却因为有时候分神想了想刚才给程晓渊上药时的情景,浪费了些时间,才重新回到房间。
路上却因为给人上药时碰倒人背部的细腻触感而有些脸红。
将药放在桌上,在一旁摆上从商铺里买来的蜜饯,从包裹里拿出纸张与笔,也就写下药方,留下了几句这几天一定要好好吃药自己好好上药云云,看了眼床铺上仍睡得安详的程晓渊,也就重新小心地开门,走出去。
待温苻生走后没多久,床上似乎睡得安详的人却悠悠叹了声。

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来,却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看着坐在一旁一脸不在乎的程晓渊也就出声赶人,
“该走了,渊。”
“下次有时间我们再聚一聚。”
“好,好。”